台北國際設計政策論壇:寫字觀察之一

「在名字之前,世界並不存在,在世界之前,也沒有名字。」 名字的玫瑰/董啟章 叫不出名字的人事物,在這世上對多數人而言,是不存在的。沒有稱呼,無法被討論、紀錄、傳播,它只是「附屬在某某旁邊的那個物件」,沒有人在意。 存在已久但是沒有名字的你們,以不同的形式、樣貌、或聲音對著這個世界說話。有一天,被賦予

活的傳統

「傳統基本上是活的,有生命的,某樣東西一旦不再有生命,變成像博物館文物一樣固定不變,那就不再是傳統,而是歷史遺跡。」Julian Barggini 幾年前做的設計研究之一,關於不同文化中洗滌衣物、家事與家庭關係,除了幾個有趣的發現之外,也看到舊事物在慢慢前進的新世界中,不斷演進、蛻變和重新詮釋,或是

是枝裕和「比海還深」

(圖片取自電影官網畫面) 良多大喊,「不是每個人都能變成理想中的大人的!」 廚房流理臺上,在颱風天一家吃完麵以後,洗好倒扣的幾個碗盤。 母親腳不好,仍陪良多走到公車站。或是站在陽台向樓下走遠的一家三口。 良多和母親兩人用湯匙挖玻璃杯中結凍的可爾必思冰,一邊喊著「好硬啊!」 電影主題曲(片尾播放):ハ

帕青哥與資本主義

讀羅蘭巴特,「符號帝國」。 「遊戲機就像排列整齊的餵食槽,玩家們快手快腳,毫不間斷,一次又一次將鋼珠塞進機器裡,就像餵鵝吃東西一樣,把機器塞滿。有時候機器塞得太慢,會像拉肚子一樣把珠子吐出來:只要幾塊日幣,就好像滿手是錢。我們在此終於體會到,這個遊戲有它嚴肅的意義層面,它與資本主義在財富上的吝嗇,以

簡單的法則:差異

  John Maeda 在簡單的法則中提到關於「差異」: 「如果沒有複雜作對比,我們即使看到簡單的事物,也不能領會它的美妙。差異的存在,能讓我們的眼睛和感官更為敏銳,雖然有時也會讓人受不了。」 「看出對比差異有助於我們辨認出想要的品質,尤其是我們的品味經常在改變。」 「要讓人感到產品設計

在哪裡都能重拾好好過生活的平靜

帶著從這個城市來的煩惱,到另一個城市去。 清晨六點的真實鳥鳴聽起來就像是從sleep cycle裡發出來的,四天裡反覆做的就是過日子:清晨固定時間醒來,散步,騎腳踏車到10公里外的市場買東西,走路,看書,小睡,餵貓,交朋友,接待朋友,洗衣服,大口呼吸。 在遊船帶來的喧囂之前,在旅人留下無盡的讚嘆之後

如果氣味能被看見

行李箱永遠帶著一條四季不換的圍巾,如果氣味能被看見,或許是雪,是櫻,是貓,是上禮拜早上離開前剛沖好的咖啡,是每次一定會去的麵包店,是朋友的擁抱。回來了也離開了,留下氣味,繼續愉悅的日常。

Site Footer

Sliding Sidebar

Find me on Twitter

適用電子郵件訂閱網站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,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。

訂閱 2 其他用戶

Recent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