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計一個能夠包容策略討論的「空間容器」:策略設計戰情室

策略在哪裡?另存新檔,結束。

「工作空間 (work space)」的演化正在迅速的回應工作型態的改變,以及對未來協作方式的想像。越來越多的獨立工作者、移動工作者,以及許多裝載不同工作型態的「容器」(例如網路新創、設計顧問公司、創客空間等),正在重新定義我們對工作場域的想像:隔板消失、移動牆面、生活與工作的切割模糊、更透明扁平的配置等。

但我們發現,很多有著新型態工作空間的企業和組織,人們彼此協同工作的方式,卻還處在石器時代,尤其是討論策略和設計策略的方法。大家一聽到「策略討論」,腦筋裡浮現的景象大概是充滿緊張焦慮的低氣壓會議室、連著好幾週的年度計劃準備和挑燈夜戰,除非是參加會議的高階主管,過程對組織中的其他人來說是模糊神秘的,幸運的話,在落落長的郵件中、被更新了N個版本的會議紀錄或投影片裡還找得到軌跡。或者是存在某些人的腦袋裡或沈默的共識中,不可見、無法討論、也難以改變。

看看我們所處的經營環境,新經濟的演變速度之快,許多組織在策略討論與策略設計的方式和頻率,必須調整,否則如同 Alex Osterwalder 打的比方,「商業模式就像冰箱裡的優格一樣,很快就過期了。」在多變又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中賽跑,不管是新創公司或企業管理者,都需要演化討論策略和設計策略的方式。

設計一個能夠包容策略討論的「空間容器」:策略設計戰情室

「戰情室(war room)」是一個為了特定目的存在的空間,為了讓這群人能在限定的時間中完成任務,於是把所有該出現的人、需要的設備物資(當然還有食物,也可能有睡袋),都集中在固定空間,創造更緊密的合作和減少溝通問題,很多大型專案在關鍵的時間點,都會建立這樣的機制,打個比方,颱風或災難發生時,國家或縣市政府機動設立的指揮中心也是類似的概念。

「策略設計」也需要戰情室,讓你的團隊能和你一起共創策略,在初期就能邀請團隊在適當的時間點參與,彼此聆聽和調整,甚至讓他們參與策略選項的設計,並且一起設計實驗來驗證策略假設,讓團隊對策略產生共感和「所有權」,而不是成為策略佈達的神經末梢。

一扇門就可以變成動態的「策略設計戰情室 」

很多人以為,要建立「策略戰情室」,你必須有一個真正的房間,我們也觀察到,很多公司組織特別闢出一大塊空間或者整層樓面,作為讓特定目的專案作腦力激盪或專案討論的場所,但若沒有建立習慣,就無法形成文化,僅僅是設立空間是無法實現初衷的。

「策略設計戰情室」其實只需要一面牆壁,甚至只要一扇門就夠了。這個立面空間在你的工作區附近或是大家常走路經過的區域,它是歡迎你的團隊夥伴和你一起共同設計與創造的空間,它是動態的,除了反映現狀,也會隨著策略的討論進度與方向轉變而被修改調整。

根據我們在不同國家與台灣的企業組織中,帶領新事業開發和創新設計的經驗,我將 Business Models Inc 的創新框架,設計了符合動態空間使用的「策略設計戰情室」。這個戰情室的設計有一個核心原則:必須能同時看到現在和未來。根據我們的觀察,團隊常常很快跳進對「未來」的討論,而忘了要建立大家對於「現在」的看法和基準點,大家或許很熟悉這樣的腦力激盪場景:拍腦袋想了一堆自己都很high的概念,然後就沒有然後了。我們常作一個簡單的實驗:讓相同公司或事業單位的成員,用商業模式圖描繪「現在」的商業模式,結果往往反映出大家對於現狀的認知有很大的差異,在不同的基準點上還要繼續討論未來的方向,這些討論就像平行宇宙一般的沒有交集。

建立「探索導向 」和「實驗導向」的策略思維

「策略設計戰情室」能夠協助你和你的核心團隊,在跳進討論「未來」之前,迅速的先看清楚今天的經營環境、我們現在怎麼做生意、正在為誰創造價值、想想我們為什麼而存在(願景和文化),進而將這些基準點轉化為「設計未來策略準則」,創造多個策略選項,然後去管理每一個策略選項的驗證。這個流程不是線型的,而是不斷探索、測試、學習、再設計修正,你必須讓這個空間有這樣的氛圍,才能包容創造力,才能讓團隊從這個過程中,學習去探索、挖掘、定義有價值的問題。

抬頭看看你的工作環境,哪裡適合成為策略設計的畫布呢?去破壞一扇門,一堵牆,一塊隔板,讓它變成能產生策略對話的空間吧!

發表迴響

Site Footer

Sliding Sidebar

Find me on Twitter

適用電子郵件訂閱網站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,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。

訂閱 2 其他用戶

Recent Comments